风雪天山
身份:摄影设计师 |  | 积分:25948
(648)  (0)  (0)  好评率:100.00%
主页 作品 专辑 日志 收藏 关注/粉丝

站内信发送

短信内容在10-100个字符之内
当前输入长度为0

库尔德宁金秋记行(第一章)

写日志
2014/11/23 22:09:01|浏览:820| 标签:美图 摄影 故事 金秋 秋色   分类:图片故事  


早晨天蒙蒙亮时,旅店外马路上刺耳的喇叭声响成一片。我心想这些都是去巩留的车,与我没关系,我就没起来。隔了好一会儿,我终于起床了。站在窗前我向外看,一眼就看见微光里黑乎乎的马路上又有一大群绵羊被牧民从山上赶下来。感慨上来,我心想这牧民和牛羊的大迁徙真是争分夺秒,不舍昼夜啊。又想山中的牛马羊真多,一群接着一群下山,估计再有一两个月都走不完(这个想法后来证明是错误的)。

库尔德宁 牲畜转场 天山牧场

穿衣起来到马路上溜达了一圈。由于旅店位置上有些偏,为了看看热闹,我一直向“闹市区”走去。所谓“闹市区”,其实也仅仅是莫乎尔乡中人员流动比较多,店铺较为集中的地段。但即便是在“闹市区”,大多数的店铺也还是关着门的,路人也不多。这山乡里的人们看起来确实要比城里人悠闲得多,不像城里人那样有时间观念啊。但是这可能仅仅是个表象,刚才见到的山乡人中的一部分——牧民驱赶着牛马羊星夜转场,充分地说明了山乡人也有他们的时间观念,也说明了山乡人生活的艰辛,远没有外界人想象得那么浪漫和悠闲。

入乡随俗,我扣了个样式很土的太阳帽,也尽量装作乡里人,在马路上悠闲地漫步。等我在“闹市区”吃了顿早饭,又买了一些面包充作进山后的干粮后, “闹市区”也还是没有热闹起来。我就不再逛了,开始优哉游哉地往回走。回旅店的路觉得有些远,想到如果打算去大小莫乎尔沟,住在那里,早晨出发时要走很远的路。总而言之,那不是一个理想的出发位置。但好在它附近有一家网吧!我心里这样想。到了旅店附近,我不回旅店,先往网吧里坐了。虽然听别人说去莫乎尔的车子在十二点以后才有,但是我坐在网吧里总觉得不大踏实。听到马路上的每一个拉长声调的喇叭声都像是要坐的车子打的。但上网有瘾……结果一小时后从网吧出来,在路边等了没有十分钟就等来了要坐的车子。心中暗暗惭愧,知道自己又差点误了事。

约摸到了昨日那个回族司机开车到达的最远地方。心中开始计算多久到达荷苍瀑布。我想肯定还有一会儿的,不想大出我的意料之外,荷苍瀑布一会儿就到了。我越发想不通精明的司机昨天到底怎么了。最后恍然明白了:那个回族司机听不太懂我的话,导致误解了我的意思(他可能认为我说的瀑布是山中收费站附近的那个瀑布呢。那个瀑布还远着呢,他当然不想去啦)。万幸哪!如果他当时听懂了我的话,那我手中的钱将又会非常冤枉地花出去了。

库尔德宁 河水奔流 伊犁风光

车子渐渐地进山了,这是去库尔德宁路上最险的一段。当然比起别处险峻的路来说,这条路的凶险其实根本就不算什么,简直是无足挂齿。至少我看司机是不把它当回事的:你看他一手打电话,一手开车,直到入山口拐了一个弯后手机没有信号了,司机的双手才比较踏实地握着方向盘开车了。我是坐在车子靠悬崖的一侧的,而且是倒坐着的。我不方便看前面的路,只好看着车后。我看见随着车子的拐弯,车外的悬崖、深涧被车子玩儿似的旋来旋去,一会儿从这边甩到那边,一会儿又从那边甩到这边。如此三番五次,我不免有些提心吊胆了。但令我高兴的是,我终于见到了青白青白的河水了,也看到了几处比较壮观的画面。我把这些都记在心头,准备回来时拍片。而红树叶、黄树叶也给了我不小的惊喜,虽然东一片西一片地,远未到漫山红遍的地步,但也算说得过去了。醒目的是红树叶,红得非常抢眼,真是像燃烧着的一般。头一回见到这么大面积的红叶树,这是我最高兴,最满意的地方。

库尔德宁 红树叶 秋色 金秋

库尔德宁 天山秋色 伊犁金秋

又碰到一位狡猾的司机!在临近收票站的时候,他忽然问我买不买门票。废话!这还用问吗?我惊讶地问他:“今年你们这种小面包车也要收门票了吗?”他说就是。我急了,说我要装成牧民,让他帮我掩护一下。他问我有什么好处,我嗫嚅了半天,说以后就坐你的车了。他不置可否地笑了一下,让我在后排空位上装睡。我马上听命,在装睡的时候,我心中仍免不了有些紧张。车子并没有停下,只一会儿,司机叫我起来,对我说:“已过去了。”我松了一口气。他调侃我说:“看你斯文得很,为什么要逃票呢?”我理直气壮地说:“谁叫他们收得那么贵呢?我是一个大穷鬼,可他们却要向我收和贵族一样的钱。”司机又打趣地说:“我还以为你要请我吃饭呢!”我听后不语,心中一阵苦笑,心想我刚才差点着了道。我惊讶地想到天下喜欢讹人的人怎么这么多,他们成天都在算计中,几乎不放过任何机会!看这位司机,为了能够节省一顿饭钱,竟然想到要来讹诈一位乘客!我以后要加倍小心才是。

穿出峡谷,这回总算真的远远地见到了喀班巴依峰了,虽然山上并没有多少雪,但山势看起来还真得很壮观,这下让我对库尔德宁风景区的印象有了根本性的转变。于是我有了一些感想:山区风景,若无名山坐镇,只能属一般风景。若有名峰突兀高耸,山景气势必将让人精神一振,而风景区的声名亦将大震。

库尔德宁 天山秋色  积雪云端

下车后,我用最快的速度找了一家蒙古包住下,碰到的是一对厚道人家。我在饱饱地吃了顿饭后,立马背着相机包和三脚架进山了。在幽静的林道里,我先拍了几幅黄叶树图片,然后径直向大山深处走去。我想找到去年夏季走过的那条上山的老路,可是到底不熟悉地形,一时半会竟全懵了。不知不觉来到了路断处,远远只见有一辆车停在那里。离车不远的地方一群青年人正兴高采烈地住回走,时不时的相互拍照留念。其中一人见我来了,便用港音大声喊:“这里的风景太美了!”不知是矫情做作还是在显示什么。这群人中的一个见我走来,便问我:“就你一个人吗?”我说是啊,并告诉他我要上路边的山上去。身后传来“出事了,死在山中都没人知道”的窍窍议论。我不管,奋力地登我的山去了。

库尔德宁 巫师扬灵 朝阳黄叶树

黄叶 幽静树林 库尔德宁金秋

天山牧场 丛林 晨炊 炊烟

找不着原路,这等于从零开始摸索。我是从一处完全陌生,而且地形很复杂的地方开始登攀的。至于能够爬到哪里去,我心中没底,这便多少带有一些盲目性了。树林中很静,很阴暗,但我说不上恐惧,只是警惕性提高了些。又是一番筋疲力尽的攀爬!一会儿身上热得出汗了,我便脱下外衣休息,还没坐稳呢,身上又马上凉了,我又只好赶紧穿上外衣。不久便又开始赶路,如是者三。突然间我发现了几棵似曾相识的倒下的巨树,其中有一棵从高空中倒下后摔断成几截的二三十米长,一米多粗的巨树,无论它的树干粗细,它的断口劈裂情况,还是它倒下的方向,几乎都和我记忆中的一样。我大喜过望,觉得自己十有八九已经找到了去年走过的那条老路。只是与去年比较新的树干相比,这棵巨树现在已经有些朽了,它的断口处和躯干上长满了碧绿的苔藓,这说明它已开始了长久朽烂的过程。树仍在,而去年的那头在断树边吃草的牛却已无了踪迹,这令我不免有了些许今昔之叹。马蹄、羊蹄踏出来的黑湿小路纵横交错,我按我的推测沿着朝左的一条斜斜向上的小路走,一段时间后发现那条路的右边依傍着缓山坡,而左边则比较陡,我几乎认定它就是我去年走过的那条泥泞不堪的小路了。登上最后的一片黄绿色缓坡后,我回头一望,熟悉的库尔德宁风景区的全景展现于眼前了。只是脱下了去年的那件让风景飘飘欲仙的雾裳云衣后,这风景区看起来断非仙境了(虽然天空比较晴朗,但能见度并不算好,灰蒙蒙的,又少了很多绿色,而山野的红黄衣装还没有完全穿戴起来。这也是整个画面减色的一大原因)。

黄树叶 金秋秋色 天山牧场

库尔德宁风景区鸟瞰图

库尔德宁风景区鸟瞰 天山度假村

再往前行,竟然听到前面不远处一个缓坡后面传来了猪叫声!声音比较清晰,哼哼唧唧的叫声和家猪的几乎一样。这山上的猪是哪儿来的呢?想到新疆的民族人忌吃猪肉,从不养猪,我马上判定是野猪!我稳定下情绪,心想自己难道是产生了幻觉?我马上站定屏息倾听,并向四周警觉地察看,结果好象又听到了一声。我心想我前面并非慌张,不大可能因为惊吓而产生幻觉。这就说明前面可能真的有野猪。我在缓坡的这一边僵立了好一会儿,没有再听到缓坡的另一头有什么声响。闯劲正大的我于是不想后撤,并下决心要冲杀出一条向前的道路来。于是我握紧了钢筋三脚架,不管不顾地往前冲。让我松口气的是没有见到野猪的踪影,猪叫声也再没有听到。向前又走了不一会儿,我又发现了一道熟悉的拦腰截断山道的木栅栏。这时我才真正认定我这次走的确实是一条我曾经走过的老路(因为我清晰地记得去年夏天我曾经翻越过这道木栅栏的)。木栅栏外的道边上拥挤着六七头牛,大概是因为天晚了,正等着主人到来放它们回家吧。这其中是不是有我去年见到的那头牛呢?我开始胡乱猜想了。栅栏附近的山坡上看不到有人家,但根据我的记忆,我知道山坡背面很远处肯定有牧民家。想到山上有牛,那户牧民就肯定人还没有搬走,我就更加不惧了。只是刚才听到的那猪叫声该做何解释呢?山上有牧民,野猪白天也敢出来活动吗?难道这猪叫声真是我的幻觉?

转过山头,果然人家在望。不但房子前有老妇人和小孩子在活动,而且房子那边远远的山坡上也有人在放牧。估计是见我装束奇怪,山坡上的那个人便吹起了口哨向我试探。我心想我是一等的好人,没有歹意,不伤人的,便仍往那户牧民家走去。爬了大半天山了,我带来的水早已经喝完,我多么想灌一瓶水喝啊。可是山那边飞快地跑下来一条狗。这家伙可跑得真快!眨眼间便已站在我的跟前,凶神恶熬般地龇牙咧嘴了。看那狗的模样实在是狰狞得很,我的心中不觉起毛了。我赶紧把手中的粗重的铁制三脚架往前一伸,那狗便无法向我靠近了。僵持了一小会,看看自己走不过去了,又害怕引起牧民的误会,我便只好改道。我慢慢地向左转了一点,“镇定”地向着山坡的高处爬去。和平日里喜欢耍威风的其它杂种狗一样,这条狗见我落荒而逃了,便狂吠着要追我。我用三脚架殿后,那狗便只能一路追着干叫,不敢冒然轻进了。并且见我退出了它的势力范围,它也就撤了。

登到较高的地方,我看到了几座雪山。雪冠残缺不全,不过也够让我精神一振了。其中有一座云雾缭绕的高而陡的山峰,有点象富士山。我害怕云雾遮住了山头,便立马举起了相机。



在我所走的山路的正前方,可以看见一座高峻的雪峰远远地在云雾中耸立着。这座雪峰比其它的山峰显得都要高。我猜想这座山峰应该就是喀班巴依峰吧。只是拍摄角度不好,我便想继续前驱以寻找最佳的拍摄角度。走不远,前面很远的一个平坡上又出现了一户牧民家,我用望远镜头对着那户人家瞄了几眼。估计是又被牧民当作坏人了,一个老妇人从房子里走出来,远远地向我挥手让我走,嘴里还不知喊了些什么,反正大意应该是让我走。我向四下望了望,发觉时候已不早了,我便心甘情愿地领命后撤了。

回来时,拦在原处的狗又向我跑来。因为天色晚了,我要赶路,于是我这次不顾那么多了,挥舞着三脚架向前猛冲,也不怕惹恼了狗,遭来狗的凶残撕咬。看来我下意识里已知道有手中的这条“大铁棒”在手,对付一只狗还是没有问题的。出乎我的意料的是,那条狗见我张牙舞爪地凶起来,竟慌忙败下阵去。不过也没有仓皇号叫,这算是它不失大将风度的地方。后来它便离我远远的,再也没有来追我,叫的声音也少了。这下让我终于知道了我手中这副钢架子还有别的用处——可以当武器防身!这也是周杰说过的话。看来我今后还真没必要换三脚架了,这样也可以省下一大笔钱。

不太光彩的是,在和狗比斗心眼时,一时心慌崴了脚,走路一拐一拐的,幸好不严重。

回去的路上出了些小差错,拐到了一处完全陌生的所在。天已渐渐暗下来了。树林里一片阴暗。静极了。我镇定地朝着一个方向走。虽然老久都走不到头,心中有过自己是不是走错路的怀疑,但最终我相信我的判断是正确的。又过了很久,我终于找到了出山的路。

伟大母爱 天山秋色 伊犁金秋

出山路上抽空拍摄的伟大的母亲图(幼树从老树的根部生长出来)

夜晚睡觉,门锁不上,于是用长条案桌把门一顶。一头紧顶着门,一头紧卡在坑沿边上。刚刚好,任谁也别想轻易推开。只是夜半有了点担心:不知那门是朝里还是朝外开?要是朝外……早晨开门的时候发现门朝里开,心中很高兴,心想自己总算是做了一件聪明而又谨慎的事。


(未完待续。)











库尔德宁 红树 秋色 河谷

相关阅读

最新评论

(2条)
1

个人简介

万壑魂悠往,千山鹰奋翔。

平面设计 人像摄影 风光摄影 人文摄影 静物摄影 建筑摄影 动物摄影 植物摄影 创意摄影

TA的动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