风雪天山
身份:摄影设计师 |  | 积分:25948
(648)  (0)  (0)  好评率:100.00%
主页 作品 专辑 日志 收藏 关注/粉丝

站内信发送

短信内容在10-100个字符之内
当前输入长度为0

库尔德宁金秋记行(第二章)

写日志
2014/12/4 14:09:11|浏览:927| 标签:美图 摄影 风景 故事 风光   分类:  
夜中拿了五层被子来盖,身子当中是一条,为防两侧漏风着凉,特请来两条被子左右护驾。又深恐中间那条被子太薄,夜半被寒风袭了心肺内脏,于是又横着盖了两条被子。一条做了护心镜,另一条护住了下三路。总以为万无一失了,但却没想到夜晚睡得不踏实,时而昏昏睡去,时而又悠然醒来。在迷梦中,我隐约感到蒙古包外有一条狗。那狗隔很长一段时间就要撞一下蒙古包,有时不烦躁地叫一两声。我想今夜狗是来保护我了,这下可安全了。但细想下来不对,那狗动不动就撞击的地方,下是我放面包的地方啊。于是猜想那只狗是不是闻到了什么。这样想着,又昏错睡去。可是不久就梦到一个白色的什么东西飞速地撞破蒙古包,刁了我的脑袋就走。惶急醒来,怎么也不能入睡了。

好容易盼到蒙古包的天窗泛亮了,却不想起来。从天窗外望,我猜想今天是阴天。找了这么个理由,我终于睡了一回好觉。
夜晚似乎无雨,这并非我所愿。早晨开始下雨,这却更非我意了。我原本是打算天睛时拍摄喀班巴依峰的。连绵阴雨,云山雾罩的,使我的计划落了空。于是我静下心来等呼饭。雨越下越大,毡房里突然一下冷嘲热讽了许多。于是我匆忙穿上了自己的几乎带来的全部家当。还塞进了被窝。主人做饭是很慢的(也许是松木架火火太小的缘故吧)。于是我又小睡了一回(在此之前,我出外漫步了一番,见到一外好云山图,只是我头昏脑胀地,不想拍)。吃完饭后,天仍然不好,我又出去走了一圈。我很失望,不知自己今天该干什么。网瘾又上来了,我真想还坐车下山回莫乎尔乡的网吧过把瘾,或者坐车到八连,在那找一户人家暂住下来,等有机会了,从山下往上走,把一路上的风景扫荡一空。但我又想,这样折腾值得吗?乱花钱而已啊呀!好在住在这家哈萨克人家的毡房里钱花得不算多,于是我下定决心在毡房里住下去,以静待时机。主意定下后,我又回毡房里大睡了。醒来时,竟然发现天窗亮堂了许多,而门缝也漏进了几缕明亮的阳光了。跳起来,高兴地感觉到不那么冷了。于是我我换下了冬装,稍为保守了一些,衬衫我没有脱掉。因为这一点,在路上热得我够呛。

收拾好行囊,上路了,心想区区十五公里下坡路,算不了什么事。只是想拍先前中意的云山图,发现云雾已变得白亮白亮,不适合拍照了。为了不错过早晨的时光,我赶紧搭了辆车下山去。到了荷苍瀑布附近的桥边,我下了车。发现已有一群人在桥边上拍摄了。这些人全都只是举起时髦的或够档次的数码相机,在远远的地方拍摄了几幅图片就坐车走了。有一些还在那里留影。他们是怎样地蜻蜓点水,来去匆匆的啊!而我不能,我用的是胶卷相机,用的是昂贵的不定期日渐稀有的反转片,我不能随便!这样一想,让我为自己的比较专业精神而颇为自得。我沿着石板铺就的小道一直走到瀑布跟前,准备在众目睽睽之下对瀑布上上下下地做一番研究。然而颇为尴尬的是有些尿急,于是匆忙下了石路靠近山崖的一侧的一个深坑里。等我要重新登台表演时,发现那群人已经走得干干净净了。走了倒干净!免得大师的技术让人偷眼学了去,哈!

伊犁风光 河流瀑布 库尔德宁

库尔德宁 荷仓瀑布 天山秋色

库尔德宁 荷仓瀑布 红叶飞瀑

我比较专业地踩着湿漉漉的石板,继续一步一步地接近瀑布。可是瀑布却不领情,那不知是被风儿吹起,还是瀑布跌落下深底时溅起的水雾溅我一头、一身雾水,愣是不想让我揭开镜头盖。没想到秋季水小了,脾气仍然这么大!看着相机有被强得洗澡的危险,我只好退后一些,在以前的那个拍摄点附近冒险掀动了快门。返回后,站在桥边,用望远镜头一望,嘿,构图还真的不错!幸好那群人早走了,不然让他们见到大师我学他们,那可够丢份的了!哈!原来他们比我还要专业!这是个秘密,我可不能对任何人说。

库尔德宁 河水奔流 伊犁风光

库尔德宁 天山秋色 伊犁金秋

快进山了,站在山坡上的公路边向下往河谷里看,发现了昨日上山时便很垂青的一个小土包。很有些像阿尔卑斯山中的某座高高尖尖的山峰。我说这个小尖土包像那座天下闻名的雄伟雪山,这当然是我的想像力太过丰富了些。我想很多人即使亲眼见了这个小土包,宁愿被打死也不会相信。没关系,我去不了欧洲,就当它是那座雪山的微缩景观吧!而且它是属于我的,只有我一个人能够欣赏它。

库尔德宁 天山秋色 伊犁金秋

我拍照的地点哈萨克等民族人特别多,但奇怪的是他们对我的拍照不很好奇,没有人来围观。这倒让我不那么拘束了。拍摄时我想:也许很多人曾在此处拍照相馆留念,这里的人已经司空见惯了吧。无聊,自娱自乐的想法又冒出来了:我想也许是我刚才技不如人的消息已经一传十,十传百,甚至传到了这些民族人的耳朵里,这使他们也瞧不起我,不稀罕我的拍照?我被自己的想法逗乐了。唉,旅途寂寞,拿自己穷开心吧。

幸好我技不如人的消息还没有传遍全世界,至少那些坐在车上争先恐后从远处赶往库尔德宁来见我的人们还没有听到这个让我大丢脸面的消息,还一如既往事地崇拜我是一流艺术大师。这不一会儿工夫,我的第一张照片还没有来得及出炉,一辆满载着旅客的车子就在我身边不远处停下来了。估计这车中载的都是我的粉丝,见我在摄影,这些旅客认定我的眼光不错,就都下车争相拍照了。更热闹的在后头呢,没出三五分钟,我身边竟然停下了四五辆车!为了避免粉丝对我围追堵截,争相让我签名的危险,我在拍完一张照片后,没敢多停留,就准备开溜了。我拉低太阳帽,悄然离开了。留下那群兴高采烈的人在那里合影留念,他们还以为我在那里呢。能够跟大师在一起拍照,对他们来说是一件多么幸福的事啊。
为了躲避粉丝的追赶,我仓皇向前赶路。不好,车子从后方追上来了!我只好赶紧下到路边的一外低地去。那些人找不到我了,便一路哭喊着(但也有人说那是欢笑声)向前去寻找。我终于可以安静一会了。唉,做个名人也真我够麻烦的!哈!
由于仓皇逃命,加上本人皮特别厚,我终于感到临近中午的阳光的威力了。汗很快就浸湿了衬衣,好在这时我周围已无人了,于是我便脱去了衬衣。没地方放,争想把它扔掉。毕竟不是富人,最后将它塞进了相机包。
山口的风景真的很不错!尤其是对面山崖高处的一大片红树。树冠红红的,泡泡的,像高处翻滚的红云。于那阴暗的山崖反差强烈。
再往前走,拐了个山脚,我找到了那条我非常喜欢的“S”型河道。和去年夏季相比,水是小了许多,但河水是青色的了。更令我狂喜的是刚才风到的浮在对面山崖高处的滚滚红云仍未隐去,仍在高处的阳光里招摇着。青的“S”型水道,红红的翻滚的红树云朵,一高一低,一明一暗,构成强烈的对比和鲜明的反差!这简直是喀纳斯湖的缩版啊。哈,想象力又上来了。
深秋库尔德宁红树林 红叶碧水

库尔德宁金秋 红树叶 高清大图

转过山头,仰头一看,碰见三个闪光的钢筋三脚架。三脚架上的照相机正在忙碌地对着水道辛苦工作。我注意到其中一架照相机通体黑色,看上去和我有的差不多。只是因为相机下面装了个电池组,看起来更威武一些。照相机取景框后一双紧贴着的眼睛更是一眨不眨地瞪着。看那双眼睛贴着取景框那么近,难道是一部胶卷相机?我兴致来了,便问。那双眼睛下的嘴巴说话了,说是数码相机。我便索然无味了,便转过身看他们选中的风景怎样。我粗略地看了一下,觉得他们选中的景色比我刚才选的差远了。我坚信我这次的眼睛决不是玻璃球,于是我便没再往上爬,下坡行我的路了。亏他们三个人都使用的是好相机,眼光太差了。路上我想。

说真的,就山口那里的风景不错,再往上走,红树少了,蜿蜒的河道变平直了,山崖也不壁立如刀砍斧削了。更有杂乱的树木在路边站着挡过我的视线,老抢河道的风头。而我是不屑于给这些秃发婆子留影的。但我仍然继续兴致盎然地向前走。
在一段高山峡谷中,阴翳偏僻之处,我正对着河道构图。背后来了三个骑马的牧民,明知牧民纯朴,对外人一般无歹意,而且我也真没有把他们当坏人,但为防万一,我还是佯装着路边山上那片密树林打了个招呼,好像在那我藏了千军万马在里面似的。远远的三个牧民骑马走近了,奇怪地向我刚才打手势的地方看了看。想必他们在远处时已经看到我打手势了。他们当然是什么也没有发现,而我却彻底地放下心了。当他们骑马从我身边走过时,我甚至都没有回头看他们一眼,放心地对着取景框构我的图。这里面的道理就不多说了,军事机密啊。

青青的河水急泻而下,翻起道道白色的浪花。望着那浪花,我忽然想起赵承安的一幅关于流水的作品。我也想试一试。在高高的公路上往下看,我看到一处翻着白浪的急流有拍摄价值,便下了公路,到河边去。结果很失望:浪花在阴阴的天底下(这时候早已又不见太阳了),已非碧绿,而是有些黑亮了。对面也不是刀砍斧劈的石崖,而只是毫无气势的土坡。找了又找,最后选中了一块黑黢黢的大石头做流水的陪衬。当然画面比赵承安的差得太远了,拍摄它只是为了练一下怎样拍出安其尔长发似的流水。

安琪儿长发 红叶碧水 库尔德宁

一路上匆匆赶路,来到“江心洲”。只见河中央的沙洲上立着几棵黄树。心想收票站快到了。我之所以称这片小沙洲为江心洲,是因为我对它多少有些印象。它让我想起了一位诗人笔下的江心洲。我对“江心洲”的景色多少有些好感,虽然天色越来越阴,但我还是拿出了相机。

库尔德宁 天山秋色 伊犁金秋

继续向前走一段,这才注意到这“江心洲”其实根本不是河中心的沙洲,它的一头原是和河岸连着的。转过山脚,看到不远处的河水是真正的碧绿色。便又好奇地走过去看。经过一个养蜂人家的蜂场,我到了河边。发现除了水色碧绿外,没有什么东西可做陪衬。便退回来和养蜂的老人闲聊。我问老人没有花了,为什么还呆在山中啊。老人说蜜蜂怕热。这让我感到很新鲜。路上想了很久才明白,估计是怕蜜蜂到山下太活跃而吃得太多了吧。

天山牧场 丛林 晨炊 炊烟

认为收费站就在近处,其实又记错了。向前大概又走了半公里路吧,只见两道彩布条在风中飘扬,知道瀑布就在眼前。仍然有兴致,于是沿着羊肠小道爬上乱草坡,穿过黄叶林,来到了瀑布跟前。瀑布还是蛮高大蛮壮观的,长些的镜头拍不全,于是用广角镜头拍摄了下来。过了铁桥,收费站就在前面,心中有些忐忑。我可没有那么多钱去喂那些人,于是我远离了公路,沿着河道向前走,直到自己完全隐蔽在一片黄树林中。心怀忐忑,一是怕被逮住,二来天也确实阴沉得很厉害了。匆匆向前,走暗处,穿密林。这时一阵猛风从身后扑来,刮得黄叶从身后像暗箭一样射过来,落地啪啪有声。好荒凉,好阴森啊!想到自己也终有像这些黄叶一样的命运,心不由在收紧了。这时的天空也更暗了,饱含水汽的阴云低低地压着黄叶树,好像随时可挤下水来。周围的草木山水,一律阴阴的,已不适合拍照了。

天山瀑布 库尔德宁 宁静的山谷

赶路要紧!可是谁知道路还有多远。阴云压在头顶,如果打雷了怎么办?我那可是铁架子啊。如果在阴森森的峡谷中赶夜路怎么办?我开始隐定心神,做好了雨夜赶路的准备。幸好这时来了一辆小车,便搭了车走。车主虽然年轻,但已是一处工地的老板,在山中已连续干了几个年头了。问他山中什么时候花景最好,他说是每年的五月十日至二十日。我又问他仅仅是指草的花吗?他说包括树的花都在那时开放。花期到时,满山满树都是黄色的小花。我对黄色小花不太感兴趣,但好奇的我已做好了来年春游库尔德宁的准备。我心想,总该还有别的颜色的树花吧。



到了度假村时,又看中了一处景点。前面是棕黄色的树林,后面是云山,中景是度假村里的一些颜色鲜亮的房子。只是光线太暗了,加上比较乏了,根本无心思使用三脚架,于是想等到明日再拍。明日能拍得上就拍,拍不上也就算了,毕竟这类的景色也是常见的。
晚上下起了大雨,毡房上的塑料面又被打得噼里啪啦作响了。虽然也怕冷,但仍然在被窝里默默地祝愿雨下得更大一些。在夜里下得够了,明早就会放晴。那时就能见到白雪妆成的喀班巴依雪峰了。


库尔德宁 红树 秋色 河谷

相关阅读

最新评论

(5条)
  • 大角妖2018-08-18

    原谅我来晚了,这么好的日志文章现在已经绝迹了,赞三个!

    0|0
  • 平湖秋月LY2016-07-08

    太棒了

    0|0
  • 外滩一号2016-04-15

    图加文字,风景不错哦,点个赞, 支持一下

    0|0
  • chunnse2016-03-10

    图文并茂,美!

    1|0
  • zengzhen_2015-07-09

    库尔德宁我去过 特美 水也很绿~清晨我们喝奶茶 有个人在旁边拉小提琴 那画面要是拍下更美 爬到山顶望下下面也特别壮观

    • 深秋的库尔德宁是个非常清静的地方。那是水是绿的。夏天去水很多时候是浑的。

    • 我是去年七月底去的 哈哈 水还是挺清澈的 还凉凉的

    • 恰普其海你去过吗 也在巩留 是个挺大的发电站 真的特别特别美 你可以去 那个壮观啊 后悔我那次没有去

    • 忘记回复了。恰布其海去过几几次的,不过都是泛泛一游。

    4|0
1

个人简介

万壑魂悠往,千山鹰奋翔。

平面设计 人像摄影 风光摄影 人文摄影 静物摄影 建筑摄影 动物摄影 植物摄影 创意摄影

TA的动态